“不知名”

不妨不妨,来日方长。

楚情⑦

一个更新。


http://www.yunshangxiezuo.com/shareArticle/b6299f63-cc67-4d64-92c1-9fc9f029c285


楚情⑥ ( 连载中 )

http://www.yunshangxiezuo.com/shareArticle/d4e8105a-e9aa-4ea6-a63d-dedafff5f184

更新!

楚情⑤ ( 连载中 )

http://www.yunshangxiezuo.com/shareArticle/1c088ac8-ab53-4643-82cd-c87b7f311ad4



回来辽,更新!

求文!!!

以前看过的一篇文,但现在找不到了😭

大概是校园类的吧。

嘎嘎白切黑,套路大龙发生关系,我记得有一段是嘎嘎坐车里,大龙站在车外问他们的关系,嘎嘎说不用在意,就走了。

嘎龙还是龙嘎记不清了。最后求一下,请看过的在评论区回复我或私给我。🙏🏻

欺熙=妻熙???
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卿卿 ② ‖ 楚情

我是楼主的近侍阿肆,我现在慌的一批,就在刚才我去给墨大夫送药材的时侯路过楼主的房间看见,楼主在跟领主大人在卿我我,眼看动作越发的亲密,我不由的惊呆了,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看见楼主和领主大人在直勾勾的盯着站在门口的我。

怎么办?我感觉我见不到明日的太阳了!!!


卿卿 ‖ 楚情

一篇小甜饼,其实是篇短打。

文笔不好,有什么逻辑上的错误就请忽略吧。

(请给我这个辣鸡作者一点面子)

安静看文就好。

大量私设!!!人设崩坏预警!!!

接受不了就请出去,没问题我们就开始正文。





















我是听雪楼中负责照顾楼主生活起居的近侍,我叫阿肆。

啊?为什么叫阿肆?因为啊,我在楼中近侍之中排行第四啊嘻嘻~。

说到楼主啊,那是一个初睛的午后,听雪楼在楼主的治理下逐渐恢复了在江湖中的地位。

楼主大仇得报,在雪谷后山安葬了父母亲的遗骨。

多年未见的夫妻二人最终还是以这种方式相见了,九泉之下得以相聚。

我最近发现楼主和,雪谷领主大人之间的关系有点不一样气氛怎么说呢?嗯嗯……具体怎样我也说不清。

毕竟我只是一个小近侍嘛。

只不过,我曾经偷偷的看到过领主大人在夜里亥时进过楼主的房间,那时我正路过。

我好像看见了楼主撇了我一眼,吓得我没敢回头,直接进了卧房。

第二天我跟暗阁护卫宴十安说起过这件事,我至今还能回想起那时楼主的眼神。

仿佛下一秒就能杀掉我一样,真可怕。

我记得那样一个清晨,因为是梅雨季节,刚下过雨周围气氛潮湿楼主的旧疾又发作了,楼中忙上忙下。

尤其是领主大人他是楼主的大师兄,和楼主的关系最好。

那其实一直都是领主大人在照顾楼主,我这个近侍根本就是摆设可有可无。

有一次我在给楼主送药的时候,偷听到过这样一段对话。

我竟然听到了领主大人在哄楼主吃药!!!

不敢相信,我们堂堂楼主竟然怕苦!!!

缠着领主大人要蜜饯解苦!!!

还要领主大人亲自喂!!!

我??!!!!!

那个就算身中重伤也不会喊疼的楼主呢???

这个奶声奶气叫师兄的人是谁?我不相信!

我站在门外发着呆,不小心把茶水洒了,突然丫鬟安儿走过去拍了拍我的肩膀说“ 阿肆姐姐,你干嘛呢?现在不是给楼主送药的时候吗?你站在这儿干嘛?”

我能说我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吗?怕被楼主灭口我心里想着。

我回答道“没事,只是想到了些有趣的事情。”

“那安儿,我先进去了。”

我现在只想逃离这尴尬的境地。

“安儿,再见。”

我摆了摆手,想安儿说道。

我推开门。

把汤药放在了桌子上,对楼主说道“楼主汤药已经熬好,请趁早喝下。”

“这是墨大夫吩咐的。”

我把汤药放在桌子上回答道。

楼主并没有多说什么就让我回去了,有事会叫我。

我二话没说,直接冲了出去。

出去的时候我回头望了一下,见楼主和领主大人紧靠在一起。

那画面感,扑面而来。

深深地印在我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近些日子没有见到阿靖姑娘了。

我听楼主说,阿靖姑娘已经离开听雪楼了。

阿靖姑娘决定四海为家。

阿靖姑娘也是命苦的人儿。

只不过,阿靖姑娘也终是报了拜月教的杀父之仇和在雪谷的一战之仇,她终是不愿在继续待在听雪楼。

阿靖姑娘说她要四海为家,她想多看看这天下繁华她已经不再执着于过去。

临行前阿靖姑娘将一块玉佩交给了楼主说那块玉佩那是他们幼时第一次初见之时楼主交给她的是时候物归原主了。

我才不会说,我偷偷的进去看。

紫夫人继续经营这在江湖之上的九香阁控制着听雪楼在江湖之中地遍布的暗中势力和财力支出,我最近发现紫夫人和楼中四护法之一的黄泉大人关系更加密切了,只不过夫人和黄泉大人的感情更进了一步达到了哪一步,我也说不清,更像是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境地。

黄泉大人不太善于表达感情这类东西,而紫夫人我也曾悄悄的问过夫人她和黄泉大人之间的关系,可夫人告诉我时间会决定一切。

到了那时,他们的关系自会明了。

干完一天活的我,回房的路上。

在路过,经过揽月阁的时候我看见了楼主和领主大人在卿卿我我。

今天晚上风很大,领主大人怕楼主受凉感染了风寒,

把身上的披风解下来给楼主披上。

领主大人似乎的亲了楼主一下。

楼主拉着大人的手,大人为楼主挡风。

我!!!!!

我好像又看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为了小命要紧我捂着脸,猫着身子小心翼翼,蹑手蹑脚的从小径绕回了房中。

走回房中关上门,上了锁一脸惊魂未定的我躺在床上。

“完了完了,我又看见了什么不该看。”

“不过楼主和领主大人真的是配一脸呐。”

我躺在床上笑着想道。

不知不觉的就睡了过去。



















不知有没有2系列。。_(¦3」∠)_

来了来了,今晚发个小甜饼

虽然我不适合写甜文,但这篇我也来来回回改了很多遍的,我再改改就发,等我哦。(〃'▽'〃)


却道最是无情人 下 (楚情)

回来更新啦!_(¦3」∠)_











06.

“师兄不要走,别走别丢下我。”萧忆情陷入了深深的梦魇之中。

紫夫人和黄泉很是着急,他们担心萧忆情久久未醒之后,情况更加危险。

拜月教为了这次将听雪楼一网打尽,已经计划了很久。

萧忆情的病症发作早已在计划之中。








07.

两三个时辰过去了,萧忆情还未醒来。

师兄很是着急,急忙叫来墨大夫为萧忆情医治。

“墨大夫!墨大夫!情况怎么样了?”

“为什么师弟还没有醒?”

就在这时,萧忆情房中突然传来动静。













08.

黄泉和大师兄赶到的时候,萧忆情已然不在房内。

“这是怎么回事?师弟呢?”

就在这时,黄泉在床榻上发现了一张纸条。

上面写着,“想要你们的楼主平安无事,就来千月洞找我在那儿等着你们。”

黄泉担心的说道“我带兵去救楼主吧,这样下去楼主的情况会很危险。”

“好,那我们兵分两路我去找阿靖姑娘,你去带兵救楼主。”










09.

而就在此时,萧忆情却被绑在洞中的石柱上。

“少楼主别来无恙啊!对了,我现在应该称你为听雪楼楼主了。”

“你知道吗?我近些年发现了些好玩的东西。”

我这里有颗专门对付像你这样嘴硬的人,而特别制作的药。

“你说如果我把这颗药给你吃下去,后果会怎么样?”

“那情况一定会特别有趣,对吗?”

“呵,雷堂主多年不见,还是老样子。”

“萧忆情,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我看你还能硬撑到几时。”











10.

“报,堂主,萧忆情的下属带兵打进来了,就在洞口外。”

“我们该怎么办?”

“弟兄们暂时在洞口外拖住了他们,但一会儿他们就会攻打上了。”

“什么叫他们撑住,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逃!”

“违令者斩了!”

“遵命!”

“雷岩急败坏的看着萧忆情,你害我被江湖同门耻笑,新账旧账加在一起,这次我一定要杀了你!”

说着便要抬起剑刺向萧忆情。

“师弟,小心!”

就在那时,大师兄突然冲出来挑开那剑砍断锁链,救下了萧忆情,把雷岩踹倒了一边。

师兄把萧忆情放了下来。

“忆情,没事吧!怎么样了!”

萧忆情看清来人后,安慰说道“没事,师兄忆情已无大碍,师兄不用担心。”

这时被踹倒在一边的雷岩心中更加的仇恨。

“萧忆情,我一定要杀了你!”

雷岩一边大叫着,一边用剑快速的向萧忆情所在的方向刺去。

“师弟!小心!”

师兄来不及多想,便拉开萧忆情挡在他面前。

雷岩眼看着没有杀了萧忆情,但杀了对于萧忆情而言最为重要的人也是极好的。

萧忆情眼睁睁的看着师兄挡在了他的面前,他看着满身是血的师兄震惊极了。

“萧忆情的伤还没好,但是这对于他而言并不是什么大事,可他面前的师兄最为重要的人,他已经失去了母亲和父亲这听雪楼中已经,再无一人会向他的大师兄那样,全心全意的为他好,不求功利。”

大师兄应声倒下。

萧忆情看着在他面前倒下的那人。

萧忆情拖着病弱的身体。用剑刺穿了雷岩的胸膛。

“师兄!师兄起来啊!别睡!撑住!别睡!黄泉他们很快就到了,不要睡!别丢下忆情!师兄!”

萧忆情就这么静静地抱着大师兄,一言不发,直到黄泉,他们赶到。












我回来啦!回来填坑!(〜 ̄△ ̄)〜